抗御教育,青海中型Mini高校长吃回扣
分类:职业教育

记者今天从湖北省纪委了解到,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教育系统3009人收受回扣,回扣金额223.01万元。多名领导干部涉及购买校服等领域腐败。恩施州纪委驻州教育局纪检组组长闵立,因落实监督责任不力被免职。

基建项目中校长按比例提成,教学设备、图书采购时校长、老师利益均摊……日前,海南海口市部分中小学校长、副校长,区教育局局长等49名教育干部因违法违纪被查处,大部分案件已基本审结。

教育系统校长老师“吃回扣”时有所闻。比如,去年4月25日新华网报道,海口的部分中小学校长和老师,利用总投资10亿元以上的 “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规划”,在基建项目中校长按比例提成,教学设备、图书采购时校长、老师利益均摊,形成了教育系统的“吃回扣”风气。

大到一栋楼,小到一册图书,从工程招投标到校服采购,从教学招生到学校建设,近年来包括广东深圳、浙江、吉林等多地也曝出“回扣门”。虽是个别现象,但性质却格外恶劣。本是教书育人的“圣洁之地”咋沦为“受贿温床”?“腐败账本”中藏有多少猫腻?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显然,校长老师“吃回扣”是一种违纪违规甚至违法犯罪行为。另外,这种“雁过拔毛”的灰色生态,会构成对社会基础道德与正义的侵蚀;也会败坏学校风气,使老师不思教学,挖空心思捞好处,影响学校教学质量;羊毛出在羊身上,校长老师“吃回扣”的来源只能由学生家长来买单,还会增加家长经济负担。

建校舍工程:按照总价5%至8%比例收回扣

现在,教育领域正在进行多层面的改革,各级政府还要不断加大对教育的投资力度。如果坐视教育权力任意寻租,对校长老师“吃回扣”视而不见,则必然会损害我国教育的公共服务本质。

为了加强全市中小学校舍防震抗灾能力,海口市在2009年制定“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规划”,安排302个改造项目,涉及中小学校197所,总投资10亿元以上。

校长老师“3009人吃回扣”,让我们看到了教育系统腐败的一些新特点:有些涉案的中小学校长、任课老师、后勤工作人员“好处均沾”,各种供应商与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相关人员、学校领导老师共同构筑利益输送链条,有的回扣数额甚至“明码标价”成了“你懂的”“潜规则”。

这本是海口市的一项教育民生工程,却被部分人视为套取回扣的好机会,在海口教育系统刮起“回扣”之风。

“3009人吃回扣”,几近“集体沉沦”的现实,警示教育防腐要有“新举措”。

在该工程中,不仅部分中小学校长、副校长,而且美兰区、秀英区教育局局长也伸手“捞钱”。美兰区教育局原局长谢式文收受贿赂112万元,绝大部分都是项目回扣。他甚至认为,利用权力帮助建筑商获取工程项目,是朋友之间的帮忙,返还一些好处费理所当然。

中小学校的主要工作是教书育人,也要象高校一样去行政化,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小学校的食品、用品和学生所需物品的经营,应该走市场化道路。一些物品比如校服,需不需要,让学生家长说了算。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也应把主要心思放在教育教学管理上,不对该由市场主体经营的行为进行“干预”,从“源头”防止教育腐败。

记者调阅多个案卷发现,近年来教育贪腐案件中近九成涉案人员在教学楼、宿舍楼等工程项目中,按照工程总价5%至8%的比例收取回扣,涉及学校总务处主任、校长、区教育局负责人等。

其实,象校服采购一样,去年7月13日,教育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就指出,学生可以自愿购买校服,也允许学生按照所在学校校服款式、颜色,自行选购、制作校服。这样的政策要得到落实,改变校服采购由学校说了算的局面,“还权于市场”,遏止权力寻租。

具有近80年历史的名校海南华侨中学,两任校长“前腐后继”。海口市纪委第一监察室主任钟建说,包工头陈世忠顺利承揽华侨中学综合楼、体育馆等9个大项目工程后,送给原校长曾纪宁130万元“好处费”,甚至在校园绿化等小型项目上,陈世忠也多次送“好处费”共计8万元。

当然,对于中小学校一些现在还不能交还市场的经济行为,比如学校基建等,从制度上堵住漏洞,强化监管仍然必要。

事实上,部分中小学校长、区教育局局长、干部利用工程项目套取“好处费”视为行业“明规则”,甚至一些较小规模的学校,如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东山中学等,学校负责人也按照比例抽取工程项目“好处费”动辄数十万元。

责任编辑:金刀

“不行贿就拿不到工程项目。学校工程项目容易拿到工程款,是包工头拼抢的重点。”海口市一位项目承建商说,包工头需要有关系,打点好区教育局负责人、校长,招投标环节是看不出问题的。

学校采购:校长与供应商共筑利益输送链

与校舍工程相比,一本图书、一件校服、一册教辅资料可谓“苍蝇肉”,但记者了解到,在部分涉案的中小学校,校长、副校长、教务处主任、班主任、任课教师会按照不同比例分成“好处费”,供应商与学校负责人共同构筑利益输送链。

--教学设备、图书采购,制定特定“技术参数”,为关系户提供特殊通道。琼山区、秀英区教育局少数干部、部分校长利用学校采购项目大肆收受商业回扣。曾纪宁在海南华侨中学多媒体教室设备采购项目中收取回扣30余万元,在一笔合同为166万元的图书采购项目中,收取18万元的回扣。秀英区教育局两名干部也因收受十多万元回扣获刑十年。

“学校在设备采购中向提供方要求参数。”海口市检察院的一位办案人员说,只要校长提出“技术指标”,就轻而易举地确定最后中标人,招投标就成了走过场。

--教辅材料采购,学校领导、教学人员按比例返回扣。海口市纪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谢丁强说,东山中学班主任让学生订购教辅材料,供应商林平按照订书款7%至8%的比例返还“好处费”。一次5万元返还中,原校长陈万云抽取16000元,剩余34000元由班主任和任课教师平均分配。

“学校集中购买教辅图书‘低买高卖’是行业的潜规则。”北京市一家民营出版商说,高定价是为了给流通环节留出加价空间。一本成本仅10元的书,可能标到40元,即使对折出货,还有钱赚。一个年级300人计算,每人缴纳500元教辅图书费,学校就会有15万元的毛收入,按照四折的优惠幅度计算,学校就有9万元的差价。

--校服也成“唐僧肉”。案件主审法官陈立夫说,从一些案发学校来看,学校订购校服,对厂家资质并无过硬要求,主要看和学校负责人的关系。秀英区教育局原局长方小川帮助校服厂老板在区所管辖的学校定做校服,收受贿赂动辄数万元,而一些厂商却是作坊式生产,校服质量难以保障。海南职工秀英子弟学校更是把校服当“唐僧肉”,每件按照校长6元、总务处主任3元、班主任1至2元的比例提成。

  “校园一言堂”不受监督 监管须堵制度漏洞

从一册图书到一栋楼,海口教育系统49名干部违纪违法不是个案。近年来,愈来愈频发的中小学教育腐败案件挑战公众神经。深圳7名小学校长一年多来落马、辽宁本溪第十二中学校长张晓霞受贿千万元、浙江学生午餐费撂倒12名中小学校长……中小学校本来担负着教书育人的重任,“圣洁之地”却沦为“腐败之地”,发人深思。

一些老教育工作者痛心地说,全国不少地方都出现了教育教学人员收“红包”、“回扣”现象,这说明现有的师德师风教育、考评制度没有起到监督和警示的作用,教育主管部门和部分中小学校日常管理存在严重漏洞,迫切需要健全相关监管制度,完善有效防腐机制。

“中小学校长权力过于集中,可调配的资源增多,需要从制度层面强化监督。”海口市纪委负责人表示,教育腐败的主因仍是领导干部,尤其是校长“一言堂”,权力不受监督。许多涉案中小学校长对学校的管理演变成家长[微博]制,一言堂致使招投标失去了约束和监督。

谢丁强说,要通过校务公开化、轮岗机制等制度,真正推行阳光治校,让全体师生充分享受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评价权,让信息公开、民主监督等制度真正落到实处。

“从案件反映的问题看,对于中小学校采购、基建等重大招投标项目审计十分不到位,教代会、校务公开等形式的监督很难触及基建、采购、招生等领域。”陈立夫说,要强化中小学校工程项目、教学设备招投标的审计,不定期加大针对一些中小学校,尤其是重点学校大项目的审计力度。

专家们还表示,遏制教育腐败,治本之策是尽快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认为,一些重点中小学校的资源过于集中,导致了权力寻租,要确保政策均衡、机会均衡、教师均衡,从根本上遏制“回扣门”发生。(记者 傅勇涛)

本文由澳门所有游戏网站发布于职业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抗御教育,青海中型Mini高校长吃回扣

上一篇:开除患癌女教师是对人性的践踏,大学癌症女教 下一篇:的一张名片,乡村教师工作补贴是特别的关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